有鱼漫画李媛:把兴趣当成职业,很辛苦也很幸福

2019-01-09

■本文作者:阿三;出品:云创资讯

■正文共计3020字,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



搞漫画的人,要么天赋异禀,要么家里有矿,可李媛这两者都不占。把兴趣当成职业,对她来说,很辛苦也很幸福。


01

满腔热血,零基础入行

李媛最早进入漫画行业,是在大二的时候。她在淘宝上开了一个店,做一些简单的二次元文创产品的开发和售卖,如漫画书籍、明信片、钥匙扣等。因为学的是金融专业,毕业后李媛顺利进入银行,从事着一份看似体面的工作。但她心中那团关于漫画的火,从未熄灭过。在听说昆明本地有一家漫画杂志社在招人后,李媛果断辞掉了银行的工作,在昆明这家漫画杂志社谋得一份编辑的工作,那是2010年。好景不长,2011年底,国内纸媒开始受到新媒体的冲击,再加上受国家政策的影响,这家漫画杂志社难以为继,宣告解散。

离职后的李媛最终加入到朋友介绍的公司,并从编辑转行做漫画。因为全凭满腔热血,又是零基础入行,开玩笑时老板曾劝她“天赋为零,早日放弃”。但在李媛的字典里,似乎没有放弃这两个字。在公司这段时间,她不仅系统的学习了漫画的知识,还开始思考漫画编剧这个职业。期间公司接了不少外包,也为很多老牌的杂志社做出了很多作品。

图丨有鱼漫画工作室团队留影


02

名声初显,漫画创作忙

2013年,公司漫画作品连载的纸媒倒闭,李媛从成都回到昆明。靠着之前接单和做淘宝攒下的几十万块钱,她在昆明投资做了一场漫展。但是因为这个展会落地昆明后水土不服,再加上昆明本地的市场比较混乱,这次投资没赚到任何钱,还把她之前攒下的积蓄都赔光了。此后近一年的时间,李媛在上海做专业的漫展策划,并一直试图把上海的资源引进昆明。

因为行业不景气,2015年李媛创业失败,再次回到昆明,开始专心经营淘宝店。这段时间淘宝店的发展不错,1年内最高流水可以达到800万。当时在简陋狭小的宿舍里,她还组建了一个团队,想要配合淘宝店,做二次元文创产品的开发。但是机缘巧合之下,文创产品没做成,团队之前创作的《超能力白皮书》却在大角虫漫画平台上引起关注。当时英雄联盟游戏在国内火热,大角虫漫画平台手握《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》小说的漫画改编权,正四处寻找工作室比稿,李媛和她的团队凭借过硬的实力挤掉对手,成功拿下这个大的项目。几个漫画作品做下来,有鱼漫画工作室的名声也逐渐在圈子内传开了。

图丨有鱼漫画工作室作品


03

打怪升级,创业路更广

随着业务的增多和团队规模的扩大,李媛带着工作室搬出了宿舍,开始朝着公司化经营和管理。2017年,有鱼漫画入驻盘龙区电子商务创业园。2018年,有鱼漫画参加由昆明市人民政府主办的第三届“春城创业荟”创业创新大赛,取得了初创组第三名的好成绩。

用李媛的话来说,“创业就像打怪,我们把漫画事业当成一种打怪练级,我们大家都在做着比自己能力稍微高一点的事情,因为只有越级打怪,才是升级最快的方式。创业这几年,虽然遇到了很多困难,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,我很享受这个过程,甚至沉迷其中。”

图丨有鱼漫画工作室团队合影


以下是云创资讯与李媛的部分对话实录。


Q
A
&


云创资讯:从兴趣转变成职业,您的心态上有过变化吗?

李媛:兴趣的好处就是可以让我一天到晚都处于工作状态,我有非常大的求知欲做这件事情,绝不会感到枯燥和烦闷。但我常跟我的员工说,不要把兴趣当成工作,而要把工作当成兴趣。因为工作本身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,只有在工作中不断寻找乐趣,你才能在这个行业长期的坚持下去。


云创资讯:有鱼漫画工作室从成立至今,有没有特别困难、或者说是让您印象特别深的时刻?

李媛:有。有两次特别难。一次是与投资人之间的矛盾爆发,直接导致投资人撤资;另一次是合伙人出走,公司内部人心不稳,导致部分人才流失。最艰难的时候,公司拿不出一分钱来给员工发工资。我为了给员工发工资,不仅找朋友借钱、找银行贷款,还刷光了自己的信用卡,甚至连花呗、微粒贷里面的钱也被我洗劫一空。


云创资讯:工作室现在的漫画创作进展如何?稿费仍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吗?

李媛:没有,我们现在的收入渠道有很多,稿费只是其中很小的一块。因为在2018年初的时候,我们最好的合作伙伴大角虫漫画平台资金链断裂,导致我们的稿费迟迟发不下来。后来我们开始做腾讯动漫的选题,先后投了四五个项目到腾讯动漫,并逐渐停掉了在大角虫这边的项目。但是在2018年10月份左右,行业爆冷,腾讯动漫资金链也出了问题,平台暂停接收新作品,并砍掉了之前的一大批作品,有鱼漫画的几个项目也受到影响。


云创资讯:您的作品被平台砍掉或拒收之后,您和您的团队还会继续创作吗?

李媛:肯定会的。不管是做文化还是做产品,一定要有自己的匠心。大批作品被平台砍掉,肯定会对我们的收入产生影响,但这并不是我们停止创作的借口和理由,因为漫画不仅是公司立足的根本,也是我们热爱并且为之着迷的东西。相反,比起之前,我们现在有更多的时间来打磨好的作品,只不过因为大环境不好,我们不会着急着把这些作品放到平台上去,我们在等待时机。


云创资讯:那您有想过摆脱对平台的这种依赖吗?

李媛:已经在这样做了。我们不去抱怨这个行业,但一定要有应对的方法。没有项目,可以接一些有项目的公司的外包,同时我们也在开发新的文创产品,比如做汉服,我们来出设计图,整合资源共同开发。我们还会在今年的昆明动漫节上开青训营第一堂公开课,向漫画从业者提供专业的课程服务。但我们不卖套课,都是按单课时来收费。后续我们会从青训营中选拔优秀学员进入公司,或者推荐就业。当然,培训只是我们业务的一部分,我们也服务于企业,帮助他们打造企业漫画形象。我们现在正在做更多的尝试和可能。


云创资讯:这几年腾讯一直在提泛娱乐化概念,强调小说、漫画、影视、游戏的全面跨界,共融共生,有鱼漫画会做类似的IP孵化吗?

李媛:有鱼漫画从2018年10月份就开始尝试转型,想要做漫画俱乐部。我们的考虑是做漫画家IP孵化,而不是作品孵化,我们会将运营的重点从作品转移到漫画家本身,深度挖掘漫画家的商业价值。在我看来,文化产品的核心一定是人,创作者没有魅力,他的作品也一定很无趣。一部作品火了仍只是一部作品,一个漫画家火了他可能会出10部爆款作品。比起作品IP孵化,做漫画家孵化是一条更艰难的路,但我相信这样做更有意义。


云创资讯:作为云南本土文化企业,有鱼漫画有考虑过以云南民俗为题材进行漫画创作吗?

李媛:有考虑过,但我们暂时没有去做。因为我们的作品是面向全国的,受众群体摆在那里,你要打云南本土的文化,强行去做是没有接受度的。斯坦李要是出一部云南的超级英雄电影,可能会火,但我们不行。只有我们在有了漫画家大IP的情况下,才会考虑以云南的题材来进行创作。


云创资讯:您如何看待云南的文创环境?

李媛:都说云南这个行业落后,那个行业落后,别的我不说,单拿漫画行业来讲,漫画在国内的高速发展也就是近10年的时间。我从10年前就开始做这个事,有鱼漫画的作品对标的也是国内一线城市的水准,但是当云南本土的客户有漫画需求的时候,仍喜欢从北上广深寻找供应商,即便找到我们,一开始也是抱着怀疑的态度,对我们没有信心,直到我们的作品完成呈现出来以后,他们才会打消心中的这种疑虑。我想其他行业多少也存在这种现象。说到底,云南人就是文化不自信。更多的时候不是弱而不去做,而是不去做才让我们变得更弱。


结束语:1988年出生的李媛,在行业中摸爬滚打近十年,从最初的漫画爱好者,成长为有鱼漫画的掌舵人。这期间她哭过、恼过、失败过,唯独没有后悔过。


☟点击图片即可阅读☟


-END-